浓汤野人经典神文语录(林广茂棉花一战成神)

【原创】 豌豆期货2019-02-21 17:57:04

摘要:林广茂,天津易孚泽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81年生人,市场俗称“棉花期货大鳄”,网名“浓汤野人”,在2010年的一波棉花行情中一战成名,600万资金多棉持仓3万手,26个月赚220倍到13亿,后有做空,做到了22亿。

楔子:

期货和股票本质上是一样的,内在的逻辑和心态都有相通之处。除非一个人天生有超强的自控能力,否则很难摆脱市场波动对心态和看法的影响。因此,学会浸淫在市场而又保持内心不受市场波动的破坏非常重要。以下三篇浓汤野人的文章所讲的一些心态上的东西,对于如何修练内心的架构很有启发。这比纯价值投资者简单说的持股待涨要有操作性很多。一句话,只有了解了市场,才能远离市场。

 

语录篇:

可谓什么样的人使什么样的武功,我实在很难想象如果独孤九剑让鼎鼎大名的郭靖郭大侠或者气宇轩昂的北乔峰来演练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演绎方式。

其实风清扬也没有教令狐冲太多的东西,只是说了剑术之道,讲究如行云流水,任意所至,但有这行云流水,任意所至八个字的帮助,令狐冲一下子进入了另外一个境界。剑术之道在于行云流水,任意所至,交易之道,又如何不是同样的境界呢?

要在这个市场成功,重要的是学习以后的,然后用你自己的来进入市场,以为搞懂了历史,就一定知道未来,那是一种美好的自我安慰,市场是一个自学习的生物,会以市场参与人的水准而改变自己,但终究还是要完成7 2 1盈的市场过程,所以,今天的你回到十年之前是高手,但在今天你什么都不是。

市场是一个生命体,因此,只要存在固定的交易程式,市场自然就能找到你的漏洞,所以,只有浑然天成,和市场真正结为一体,以无招之招来应对市场才有可能真正达到高手的境界,所以,那些标价百万,或者自称战无不胜的指标都只是一些对市场依然不甚了解的狂妄之徒的最新发明,真正的市场之道就是以无胜有,无为之为。

遗忘,只有遗忘技术才能让你真正体会市场,才能真正领会到市场和交易的真谛所在,把自己真正融入市场之中,学习的过程是入,进去出不来就是执!单执于一为偏,偏信于一为迷!拥有开放的心态,不被固定的观点所左右,才能不败。

众所周知,独孤九剑是一种很容易达到无招境界的剑法,但达到无招的境界后又会如何呢?令狐冲在未学独孤九剑前就曾问过风清扬一个颇有创见性的问题:如果对敌的双方都达到了无招境界会产生怎样的情况?

而后者则是在境界上有了一定的感悟可以做到以慢破快、以静制动、以无极破万象的程度。技术派在无招之后求快,而基本面分析派在无招之后追求的就是重剑无锋,沛然之势不可挡。

就像郭靖练不好独孤九剑,令狐冲也难学降龙十八掌,但是这两种武功本身并没有高下之分。所以你听说过市场中有哪一个高手是继承了另一个高手和大师的方法而成为高手的吗?自己的剑只有靠自己打造,千人千剑,唯有身剑合一的那一刻才踏入修行的下一个阶段。

只有随时能回归到零的人,才能有针对不同市场的不同的一,所谓实际理地不着一尘,万行门中不舍一法,只有这样才能摆脱不断成功失败的钟摆的命运。这个时候一就是零,零就是一,有即是空,空即是有,佛家所谓真空妙有。

 

神文篇:

 

.达到这个境界,你一定能经济自由

 

(2011-04-0721:09:36)

标签:杂谈 分类:感悟

最近在回复一位网友评论时,偶然谈到了期货市场是自适应市场,突然想总结一下自己对期货市场,以及技术分析和基本分析的看法,给有缘的朋友分享。但是不知从何说起,想起以前看到一位高人写的《笑傲江湖》中的期货投资的道理,感叹金庸先生真不是一般的了不起。我的体会与这位高人不同,但是觉得这个方式应该会比较容易表达。以下黑体部分是我的体会。

《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的人格魅力中最吸引人的就是他的率性而为,并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可谓什么样的人使什么样的武功,我实在很难想象如果独孤九剑让鼎鼎大名的郭靖郭大侠或者气宇轩昂的北乔峰来演练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演绎方式,这就有点象最好的策划师当会计和最好的会计当策划师一样,很多时候,性格决定人生的另外一层意义就是性格会导致有些人在有些行业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或者某些人能够更容易地达到某种境界。

所以要写令狐冲的独孤九剑就必须要写令狐冲这个人,实在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令狐冲也根本没有办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能够真正领会到独孤九剑的精髓,让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金庸在《笑傲江湖》中有关令狐冲从风清扬前辈处学剑的过程,看看我们能够从中间领悟到哪些精妙之处。

但说令狐冲被师傅岳不群罚到后山思过崖面壁反思,无意中看到了山洞里面五岳各派的厉害武功,日思夜想之下也学会了几个厉害招式,一天,岳不群夫妇来思过崖看望令狐冲,岳夫人在给令狐冲喂招的时候,剑越使越快,令狐冲神不守舍之下,危急之中自然而然地使出了山洞石壁上的厉害武功,引起了岳不群关于华山派到底是剑宗厉害,还是气宗正宗的一段对话,岳不群作为气宗的代表人物当然认为一力降十巧,拿岳夫人的话来说,那就是你这一招固然巧妙,但一碰到你师父的上乘气功,再巧的招数也是无能为力。(技术面的形式再好,如果与基本面相背离,则反而是最好的反向操作时机,可以逆市开重仓。)本门功夫以气为体,以剑为用;气是主,剑为从;气是纲,剑是目。练气倘若不成,剑术再强,总归无用。

(实际上,这段就是典型的到底是技术分析有用还是基本分析有用的问题,岳不群是典型的基本分析派,自然就看不上技术分析派,而在所有的投资中最终决定胜败的是基本面分析,招式只是可以被利用的手段,后面会讲到,有招必有破绽。)

师娘当然是教训得是,因此,从此以后,令狐冲别说不再去看石壁上的图形,连心中每一忆及,也立即将那念头逐走,避之唯恐不速。但不巧田伯光硬要和他比剑,而且说好了如果令狐冲输掉的话就要下思过崖见一见仪琳小师妹,为此,令狐冲就和田伯光打了起来,当然,令狐冲又如何是万里独行田伯光的对手,在没有办法之下,令狐冲又到山洞里面去学习那些厉害的武功,但终是学会了全部的招数,却依然不是田伯光的对手,这才引出了风清扬老人的授剑。

其实风清扬也没有教令狐冲太多的东西,只是说了剑术之道,讲究如行云流水,任意所至,但有这行云流水,任意所至八个字的帮助,令狐冲一下子进入了另外一个境界,其实,还是那些招数,只是使用起来不再拘泥于原来的一招一式,及至和田伯光比武之时,翻翻滚滚的竟然打了一百多招,远远超过了田伯光的三十招之约,田伯光性急之下,就掐住了令狐冲的脖子,而且令狐冲的剑也被打飞了,这时候忽听那老者道:蠢才!手指便是剑。那招金玉满堂,定要用剑才能使吗?令狐冲脑海中如电光一闪,右手五指疾刺,正是一招金玉满堂,中指和食指戳在田伯光胸口膻中穴上。田伯光闷哼一声,委顿在地。(其实,剑术之道在于行云流水,任意所至,交易之道,又如何不是同样的境界呢?)

风清扬道:五岳剑派中各有无数蠢才,以为将师父传下来的剑招学得精熟,自然而然便成高手,哼哼,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熟读了人家诗句,做几首打油诗是可以的,但若不能自出机抒,能成大诗人么?(要在这个市场成功,重要的是学习以后的,然后用你自己的来进入市场,以为搞懂了历史,就一定知道未来,那是一种美好的自我安慰,市场是一个自学习的生物,会以市场参与人的水准而改变自己,但终究还是要完成7 2 1盈的市场过程,所以,今天的你回到十年之前是高手,但在今天你什么都不是。)

风清扬道:活学活使,只是第一步。要做到出手无招,那才真是踏入了高手的境界。你说各招浑成,敌人便无法可破,这句话还只说对了一小半。不是浑成,而是根本无招。你的剑招使得再浑成,只要有迹可寻,敌人便有隙可乘。但如你根本并无招式,敌人如何来破你的招式?

(市场是一个生命体,因此,只要存在固定的交易程式,市场自然就能找到你的漏洞,所以,只有浑然天成,和市场真正结为一体,以无招之招来应对市场才有可能真正达到高手的境界,所以,那些标价百万,或者自称战无不胜的指标都只是一些对市场依然不甚了解的狂妄之徒的最新发明,真正的市场之道就是以无胜有,无为之为)

风清扬道:要切肉,总得有肉可切;要斩柴,总得有柴可斩;敌人要破你剑招,你须得有剑招给人家来破才成。一个从未学过武功的常人,拿了剑乱挥乱舞,你见闻再博,也猜不到他下一剑要刺向哪里,砍向何处。就算是剑术至精之人,也破不了他的招式,只因并无招式,破招二字,便谈不上了。只是不曾学过武功之人,虽无招式,却会给人轻而易举的打倒。真正上乘的剑术,则是能制人而决不能为人所制。” 孙子兵法云: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市场中的高手是要去发现参与者犯了什么错误,如果参与者都没犯错误,那么你就没有参与市场的必要。

风清扬在说完这些以后,又让令狐冲将这华山派的三四十招融合贯通,然后全部将它忘了,忘得干干净净,一招也不可留在心中。再以甚么招数也没有的华山剑法,去跟田伯光打。为了帮助令狐冲达到这样的境界,风清扬又道:一切须当顺其自然。行乎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开仓平仓并无定规,该做时就要做,不能勉强)倘若串不成一起,也就罢了,总之不可有半点勉强。(遗忘,只有遗忘技术才能让你真正体会市场,才能真正领会到市场和交易的真谛所在,把自己真正融入市场之中,学习的过程是入,进去出不来就是执!单执于一为偏,偏信于一为迷!拥有开放的心态,不被固定的观点所左右,才能不败。)

及至后来,令狐冲又学习了名闻天下的独孤九剑,但到学完以后,练了一会,顺手使出一剑,竟是本门剑法的有凤来仪。他一呆之下,摇头苦笑,自言自语:错了!跟着又练,过不多时,顺手一剑,又是有凤来仪,不禁发恼,寻思:我只因本门剑法练得纯熟,在心中已印得根深蒂固,使剑时稍一滑溜,便将练熟了的本门剑招夹了进去,却不是独孤剑法了。突然间心念一闪,心道:太师叔叫我使剑时须当心无所滞,顺其自然,那么使本门剑法,有何不可?甚至便将衡山、泰山诸派剑法、魔教十长老的武功夹在其中,又有何不可?倘若硬要划分,某种剑法可使,某种剑法不可使,那便是有所拘泥了。此后便即任意发招,倘若顺手,便将本门剑法、以及石壁上种种招数掺杂其中,顿觉乐趣无穷。但五岳剑派的剑法固然各不相同,魔教十长老更似出自六七个不同门派,要将这许多不同路子的武学融为一体,几乎绝不可能。他练了良久,始终无法融合,忽想:融不成一起,那又如何?又何必强求?当下再也不去分辨是甚么招式,一经想到,便随心所欲的混入独孤九剑之中。。。(可能最后你还是会经常使用某种工具,就像有些人搞技术分析到了极致还是会偏爱某个指标或者工具,但到底是平均线,还是macd, 或者布林通道实际上已经不重要了,在经历过忘却以后,无法忘却的也就不必刻意去忘却了,这又是另外一个境界了。)

写的很乱,大家凑活看吧,希望有缘能看懂的人很多,这是我目前对期货市场的最高理解了,分享给大家,希望能让正在努力的人跑得更快一点。要点发博文了,我有点心疼,还是小气啊。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2011-04-2714:12:49)

标签:杂谈

还是金庸,还是独孤九剑,(以下文字大部分引用自一位武侠爱好者整理)

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是剑走偏锋(一招鲜,以奇招赚钱)的对立面,也是剑走偏锋的下一个阶段。剑走偏锋说的是在与对手实力有差距的时候,更多注重的是技巧。而重剑指的是绝对实力,在与对手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无需任何技巧。

独孤求败这个人物,恐怕是金庸笔下最出名的未出场人物了。我们对他的剑学之道做一番考证,看看能否找到交易之道。既然是考证,就难免要引经据典。而关于独孤求败最为详尽且被认为是可靠的文献记载的就莫过于他自己在剑冢上的题字了。

根据该文献记载,我们知道独孤求败一生用过五种不同的剑,分别为无名利剑、紫薇软剑、玄铁重剑、木剑乃至无剑。这五种不同的剑,事实上代表了独孤求败剑学的五个不同境界,在此不妨分别名之以:利剑级、软剑级、重剑级、木剑级和无剑级。

首先来考察一下利剑级

独孤九剑显然是属于这个级别的武功,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用玄铁重剑是根本无法施展独孤九剑的。而在独孤求败的剑冢题词中,对无名利剑又有如下评语: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古时男子二十岁行冠礼,弱冠前即二十岁以前。很难想象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能自创出独孤九剑这样的剑术,即便将这一创作的时间推迟到软剑级阶段,即三十岁以前,仍有其不合理性。剑术的创造是一个经验积累的过程,有点类似于期货的交易方法,是经过无数前辈高手推敲琢磨后才逐渐完善的一种体系结构。而看过《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独孤九剑是一个极其复杂和完善的武学体系结构,类似波浪理论,海龟理论等交易理论,其中包括了总诀、破剑式、破刀式、破掌式等等极具完备性的武学理论。作为个人,要创造这样一个完整的武学体系,需要极其丰富的经验和阅历,不管怎么说,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都是几乎不可能拥有这么高的经验和见识积累的。武学奇才如张三丰也须到百岁之后才能自创太极剑和太极拳(这是一个以柔克刚的武学体系,相当完备,而且发前人所未想,不愧为一代大宗师),相比之下杨过三十多岁时自创的黯然销魂掌则不过是东拼西凑的大杂烩,毫无体系可言。

由此不难断言,独孤九剑最有可能是独孤氏的家传武学,正如慕容氏有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大理段氏有一阳指六脉神剑一样,而且就剑法的名称来分析,也是家传武学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独孤求败非常幸运地出生在这个武学世家,因此在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就学会了这套家传绝学,得以仗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然而,独孤求败毕竟有其过人之处,他在二十岁左右时,便跨入了他剑术造诣的第二个境界软剑级

关于这柄软剑,独孤求败的题字颇耐人寻味: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从表面上看,将误伤义士归咎于软剑的不祥,并将其弃之深谷,似乎实在有失高手的水准。然而仔细推敲一下,仍不难发觉其合理性。

我们不妨先来分析一下独孤求败弃利剑而就软剑的原因。

众所周知,独孤九剑是一种很容易达到无招境界的剑法,但达到无招的境界后又会如何呢?令狐冲在未学独孤九剑前就曾问过风清扬一个颇有创见性的问题:如果对敌的双方都达到了无招境界会产生怎样的情况?

风清扬显然是从没想过这个问题的,为了不致被后辈小儿问倒而显得很没面子,就以一句当今之世,这等高手是难找得很了敷衍搪塞过去了?(前几年期货上达到无招境界的人很少,而这几年越来越多的高手都已达到,这位太师叔显然是很不负责任的),就因为这句话令狐冲日后可吃了大苦头,与东方不败的一战几乎送掉小命,东方不败用的是绣花针,还有比它更轻更快的吗?独孤求败当时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而非常自然地,他也会想到一个直截了当的答案:无招相较,快者胜。(令狐冲在与东方不败一战中之所以大吃苦头,正是因为对手太快了。)由此也就不难理解独孤求败为什么选择软剑了,软剑的优点正在于其轻盈快捷,可以获得比对手更快的速度,唯快不破。(也是目前期货上赚钱的一种方式)现实中的武者很多都是速度型的,因为只要体能不走下坡,靠着时间的累积也可以慢慢的把速度提到一个远超常人的高度,再配合以技巧、扎实的功力,足以自保。(我曾经用28尝试过,以秒计的快速交易,一个月做到15万,半年到600).

然而凡事有利亦有弊,剑过于快了往往就难以收发自如,起初独孤求败或许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剑法已渐入魔道(很有可能还因为江湖中人称他为剑魔而沾沾自喜),直至发生了那桩误伤义士恶性事故

关于如何会误伤义士,书中虽然没有详细记载,但根据其产生的结果(即令独孤求败将紫薇软剑定义为不详之物而弃之深谷,并由此开创了重剑级的新境界)来看,该是与软剑级剑术无法收发于心有关。由此看来,独孤求败将紫薇软剑弃之深谷的行动,事实上代表了独孤求败对软剑级这段武学弯路的摒弃,和另起炉灶的决心,颇有一点觉今是而昨非的味道。

放弃软剑级这一剑学歧途之后,独孤求败以多年实战经验的总结,终于悟出了以拙胜巧,以重压轻的剑学至理,从而对其祖传剑法作出了第一次实质性的突破。

之所以称之为实质性的突破,是由于作为独孤家祖传剑法独孤九剑最高境界的无招,在重剑级这一剑学新境界中已经成为了一个基础。

《神雕侠侣》中对杨过初练玄铁重剑的情形有如下一段描写:如此练剑数日,杨过提著重剑时手上已不如先前沉重,击刺挥掠,渐感得心应手。同时越来越觉以前所学剑术变化太繁,花巧太多,想到独孤求败在青石上所留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八字,其中境界,远胜世上诸般最巧妙的剑招。他一面和神雕搏击,一面凝思剑招的去势回路,但觉越是平平无奇的剑招,对方越难抗御。比如挺剑直刺,只要劲力强猛,威力远比玉女剑法等变幻奇妙的剑招更大。

从这一段中,我们不难发现,所谓越是平平无奇的剑招,对方越难抗御事实上正是无招境界的自然体现。以杨过这般轻狂跳脱的性格,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情况下由神雕督促着练剑,尚能在数日之中就达到了无招的境界。(确切地说,杨过终其一生都未能在武学理念上达到无招的境界,但却在使用玄铁剑时自然而然地把无招应用到实践中去了。)这不能不说是重剑级剑法的奇妙之处。

唯快不破与重剑无锋:假设排除其他各方面的因素,单纯以境界来判断的话,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应该是略胜一筹的。其实严格来说唯快不破并不能算是一种境界,只是在速度上达到了一个另大多数人无法企及的高度。而后者则是在境界上有了一定的感悟可以做到以慢破快、以静制动、以无极破万象的程度。技术派在无招之后求快,而基本面分析派在无招之后追求的就是重剑无锋,沛然之势不可挡。(大家自己感悟,我无法表达,通过实盘给大家看)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这段充满了自信与豪气的题字,说明在正当壮年之时创立了重剑级剑学的独孤求败在当时实已无敌于天下了。

先写到这,木剑乃至无剑,我没有想到是什么。该看懂的朋友自然能看懂,现在看不懂的,以后再来看吧。

实盘基金今天无操作,初始800 权益1267万。

 

.期货投资的贰壹零

(2013-08-0410:43:38)

分类:感悟

期货投机从表象上看是由涨跌、对错、盈亏、输赢等一系列二分法构成的,绝大部分参与者不论自己有没有意识到,终其投机生涯都陷在诸如此类的二分法中,不可自拔。喜欢问的问题是:接下来某品种是涨还是跌,这次某某输了还是赢了,赚了或赔了多少钱。

进阶的交易者不再关心这些二分法,转而关注一套从长期来看行之有效的交易系统,也就是不关心盈亏、胜负只注重系统的优化和执行,这就是回归到了一。那么是否回归了一就战无不胜,或者稳定盈利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任何一套交易系统都有它的适应范围,只在某段时间或者某种市场环境下有效,所以没有任何一种交易系统或方法可以保证长期稳定盈利。我们可以经常看到并非初学的交易者在问到底是金字塔加仓,还是倒金字塔加仓好?基本面分析法好还是技术分析好?哪种技术指标更好用?你用的是什么方法?这些都是陷入了误区。

我们来看看方法好坏的判断标准是什么?任何一种方法在应用的过程中都包含三个要素:方法本身,执行者,和当下的市场。就方法本身而言,只要是被检验过的方法,无论是均线,还是更复杂的技术指标(简单举例,系统必然还包括止损止盈加仓等),并没有高下之分,也就是佛法所谓法无高下,诸法平等。简单的方法适应面广,复杂的方法针对性强,有其利必有其弊。而市场千变万化,没有一种方法会适应所有市场,但是你只有一个,必有一种方法是适合你的。所以去除了市场因素之后任何方法的好坏标准都只有你知道,只有你自己才能判断,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就像郭靖练不好独孤九剑,令狐冲也难学降龙十八掌,但是这两种武功本身并没有高下之分。所以你听说过市场中有哪一个高手是继承了另一个高手和大师的方法而成为高手的吗?自己的剑只有靠自己打造,千人千剑,唯有身剑合一的那一刻才踏入修行的下一个阶段。

那么何为零?身剑合一的高手在某个特定的市场阶段都会成为市场的王者,所向无敌。但是在市场的其它阶段并不会那么顺利,甚至可能成为最失败的。因为任何一种方法都是针对市场的某些错误存在的,道家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成功的方法必然要有失败的对手盘。举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例子《六祖坛经》中神秀先做一偈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引出六祖著名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大家都认为六祖的更究竟,但是试想如果没有神秀在前,六祖会出何句证心?神秀的法是针对凡夫,六祖的法是针对神秀。放在一起六祖法高于神秀,但是六祖之法适合凡夫吗?所以环境不同,法也不同,本无高下之分。就像这个市场如果都是凡夫,神秀之法必胜于慧能,如果凡夫渡尽,慧能之法必胜于神秀。

因此当这个方法达到成功的极致,也就是失败的对手盘都被消灭,那么它所针对的市场错误也就消失了,它存在的本身就变成了市场的错误。所以道德经说:功成身退天之道也。所谓功成身退就是放弃那个一回归于零。只有随时能回归到零的人,才能有针对不同市场的不同的一,所谓实际理地不着一尘,万行门中不舍一法,只有这样才能摆脱不断成功失败的钟摆的命运。这个时候一就是零,零就是一,有即是空,空即是有,佛家所谓真空妙有。水平有限,只能说到这么多



    豌豆财富将普惠金融作为自身的使命,希望利用互联网的技术、大数据、互联网产品和渠道创新,来帮助每个人解决在“医、食、住、用、行”碰到的各类金融生活问题,提供专业化的金融生活服务,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文章关键字:浓汤野人 林广茂 棉花 22亿 220倍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相关阅读